放完假了

02月 16th, 2005 by FFTinBBS

再恢复上班感觉很疲惫…

开始工作了

02月 2nd, 2005 by FFTinBBS

前天报到
昨天开始上班
今天记录之

跟我倒数--0

01月 20th, 2005 by FFTinBBS

毕业啦,带帽啦!

跟我倒数--1

01月 19th, 2005 by FFTinBBS

今天把离校手续办了,其实那么多事项里面就有三项要办:宿舍、ic卡、毕业证

宿舍早就收拾完搬走了,去楼长那里交了钥匙拿了密码就ok

ic卡直接号称丢了,交30rmb了事,前年有个同学比较惨,人家叫他拿ic卡,就给了
结果他说我再交30块把卡还我做纪念吧,人家不给他,呵呵

毕业证还没拿,下午要开会,可能开会的时候会给吧

8765432都没写,懒了,以后有机会不上,其实这个1也是就半拉

不过终于可以

  毕   ||     _  |  \
      \||/   | |-+- —
     ——  | | |    |
             |_|-+- \ /
                \| ——

跟我倒数--9

01月 12th, 2005 by FFTinBBS

今天整理了一点儿硬盘上的文件,晚上陪老妈看《天下无贼》。

无目的的就来到了大二,大一的成绩的确不突出,相当一般,说差好像也不过分。成绩这个东西无所谓,不过学校搞的另一项东西我到现在都很不满:思想道德互评(名称可能不对,但意思是对的)。每人拿张全班的名单,然后匿名给大家打ABCD,还要求各个等级都得有,不能是老好人。这个东西本来就很形式主义,而且还非得有人是D这个档次,实在无聊的很。也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这种bt的事情了。

住的宿舍从25#504搬到了28#528,528是向西的房子,从窗户看出去就是西区的大烟囱,每当傍晚太阳落山的时候看见红彤彤的太阳映衬下的冒着浓烟的烟囱,我们都是这是西湖一景--雷峰夕照。

学习上开始步入正轨,每天吃过晚饭都会背着书包去三教自习,好像更多的人喜欢三教的三段和图书馆那些地方,可我却偏爱三教的一段,特别是 1111 教室南面第三第四个位置,那时候一段很少有人占座,几乎每次去那个位置都是空的,以至于后来同学晚上有事找我都知道到那里去。

不记得《计算机文化基础》是什么时候开始学的了,就当是大二学的吧。前面的几周练习指法,记得还很认真的本上记下如何进入指法练习的步骤:

    C:\>cd tt
    C:\>tt
    …
   
完全不知道这些东西是怎么个意思,反正照着按就是了,练指法倒也刻苦,算是学会了盲打这个本事了。后来还有很多的自测题目,好像是些高年级学生做的,经常会出一些无厘头的话,印象最深的是当答错题目后有时会出现:“这样的题目你居然答错了,真是我今年遇到的奇事之一。”现在我和同学说话还会常常用到“奇事之一”这样的词语。后来课上老师提到苹果机的桌面操作系统,全大班的人都伸脖子听,听到文件不要就把它扔到垃圾筒,想找回来就去垃圾筒拣回来的时候都傻乐着,那时候接触的全是 DOS,听到的这些都是无法想象,都是天方夜谈。

《理论力学》《材料力学》相继开始学习,运气不错的事两位讲课老师都很优秀,著名的李万--李万琼,和系里的大牛人杨卫。李万的口头语就是“****事情不打好基础,是要吃亏地--”,尤其那个“地”要拖个长音。杨卫讲课喜欢胡扯,山南海北说东道西,不过无论怎么白活最后总能拽回来,而且还差不多一堂课讲完该讲的内容,上他的课挺轻松,很有趣,也了解许多新闻。

学业大概如此,业余生活就丰富了。班级里面的宣传委员发神经,号召每个寝室轮流出班刊,一个月轮一次。我们寝室属于老实人,轮到我们真是头拱地的弄,又是写文章,又是抄稿件,又是配图片,忙得不亦乐乎,虽说累了些,但出来的东西还很受大家欢迎的。

对门寝室几个哥们凑钱买了班里的第一台电脑,没事了就跑过去看他们玩,多数情况是玩游戏啦,最著名的《仙剑奇侠传》就在那边看完的。一台电脑前面趴着一个人在操作,后面围着不少于十人在七嘴八舌的支着,很热闹,很趣味。他们偶尔也玩些HGame,我又普及了些科学知识。

对门的一个同学给人家当家教,从那边拿回不少《篮球飞人》的漫画书,看他们打电脑无聊了就拿两本漫画看,从前的这种日本漫画只看过《龙珠》的前面一小部分,《篮球飞人》也算补了一课,认识了樱木花道流川枫。

北京的景区也跟着班级的活动去了几个,印象深的好像是卢沟桥了。力学系女生很少,我们这一波就 11 个,而且大一那年我们又去世了一个,就剩下十个了,那个时候大一大二的女孩子很少知道打扮修饰自己,所以看起来都不是那么的引人注意。我们升到大二后新的大一来了,在我们男生宿舍里面迅速传递着这样一条消息:今年新生里面有15个女生!!!真是爆炸性的新闻,不少男生摩拳擦掌,找各种借口跑去看新生的mm,回来后向同学们描述所见所闻,讲述的滔滔不绝,听众也听得津津有味。***删除42字***(这一段和去卢沟桥好像扯得太远了)班级组织去卢沟桥,***删除143字***接受抗日战争的教育***删除98字***

大二结束的那个暑假开始军训,一段不怎么需要大脑的日子,晚上无聊就写点儿日记,那是我这辈子写过的唯一一段日记。宿舍卫生评比最搞笑,我们把宿舍里面所有的破烂都堆到隔壁出去实习的寝室阳台上,自己评比得了第一,可隔壁不知道怎么发神经那天回来了,把他们阳台门都堵了,开窗户撒了一地酒瓶子

大二的日子很充实,充实得无暇去想自己的将来…

跟我倒数--10

跟我倒数--10

01月 11th, 2005 by FFTinBBS

本来该昨天说的,但是昨天去收拾宿舍了,把宿舍里面的东西都搬出来了

十年半前,94年秋天第一出远门来到清华,到处是新奇,入学教育里老师和同学
都是充满自信的向我们介绍清华是多么的美好,前辈是如何的优秀。学校里面的
某个角落也许某个大师曾在这里阅读,教室里某个桌子后面,某部优秀作品曾在
这里诞生。站在了二校门前面的时候的确很自豪,因为那毕竟是以前在书上电视
里才能看见的,现在我自己却真真的在它前面了。走在清华园里面,一切都是新
鲜,而一切又好像曾经经过一样。

入学后几件事情对我把大学的美好打了折。

一个是入学的考试,一个假期什么都没看,报到也是按照学校要求的日子来的,
放下行李第二天就考试,一下子考三天,出的题目也完全不是从前的路子,自然
一个打击。虽然这个考试对大学来说没有什么影响,但对我的确造成了一些心理
上的阴影。再看看班里面还有牛人考得很好,不得不佩服天外有天,从那时候起
就夹尾巴做人,一下子夹到了现在。

再一个看见同学里面人家什么都会,打球、运动、唱歌、跳舞,我从前还算玩过
一点点的计算机(其实就是最土的帮主讲的苹果机),人家都开始买本《C程序设
计》开始研读了。还有选课,第一次看见那么多的电脑。还看见图书馆的人们都
埋头做大本厚厚的题目(后来才知道那是考托考G的练习)。咱前面那些年就知道
低头读书,偶尔放松也就是看电视、听广播,看几本杂志,跟他们真的是有差别。

三一个说出来比较ft,好像入学时候让大家看什么教育的片子,在一教看的,片
子讲什么早记不得了,但是有一个东西现在还有印象:课桌文化!当时看片子无
聊,无意低头发现桌子上有很多字,还配有图,那些字写得都挺漂亮的,图画得
也算传神,不过内容很低俗下流,属于成人话题吧。对我来说真是闻所未闻,又
害怕又好奇呀。呵呵,后来大一的机械制图在学堂里面,那里的制图版又平又白,
更适合这些文化的发挥,一张版子的正反面都是密密麻麻的,最流行的“清华自
古少**”就是从那里面知道的,这些课桌文化我想可能是是原始的BBS吧。学校
还经常会组织人去刷桌子,把字什么的给洗掉,不过你擦了又有新的了。还有厕
所文化,记得四教一层某个里面画得很夸张…已经很久不去教学楼了,现在BBS
网络又这么发达,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这些东西了。从这里面我发现大学生不是
想象中那么的崇高美好。

大一半年之内发觉大学很现实,不是高中老师宣传那么轻松自如,还是要背书包
上课写作业,大学也不是传闻的风花雪月,也有很多阴暗的角落。

自杀的话题大学前几年听得很多,多数都是传闻,事情一般都是真的,但原因从
来没有搞清楚一个。但我们班级却有一女同学因为白血病在大一结束的时候去世
了。对于这个同学现在的记忆也已经模糊了,好像中秋节在圆明园一起划过船,
北京的小姑娘很开朗热情,我旱鸭子不会划好像教过我划船。班级里面要出班刊,
她会写毛笔字,比比划划的写过好几个版头,好像后来班刊的工作也流产了。元
旦的联欢会她大半夜跑过来跟大家见面,再有同学们骑自行车穿过中关村那边很
古老的破路去人民医院看她,用步话机和她聊天。最后就是某天每个宿舍的气氛
都不对,王昆把自己的杯子摔了,过几天全班一起做大汽车去八宝山送她,一直
记忆都不连续,只是记得回来的车上由于起来得早我睡着了。

当然大一也有很多快乐的事情。中秋去圆明园,在石舫上聊天;秋天去香山,结
果人比红叶还多;十一那天是45年国庆,自己连地图都没有就稀里糊涂的跑到天
安门去,在西直门问工作人员:我坐哪边的能到天安门呢?快中午了才到了天安
门,找个给人照相的画十块钱照了四张像,还给他留下清华的地址让他给我寄过
来,当时的人还不错,没几天就收到了。刚照完像广场就清场了,当兵的清场还
是有一套的。元旦班里面组织活动,好像很有趣,后来又包饺子,不少人和啤酒,
很多还喝醉了。95年天津世乒赛,中国男队终于夺回团体冠军,那天我见识了大
学生的热情,全校都在欢呼,在折腾,无数的瓶子从窗口里扔出去,还有各种能
扔不能扔的东西。不少人把纸点着了在扔出去,我们宿舍对着的松树都被点着了,
我们匆忙跑水房打盆水从五楼哗的倒下去灭了火。活动室里面挤满人看电视,而
且还有好几层,前面坐地下,后面坐凳子,然后站着、站凳子、站桌子、扒门框
听声的等等,人人都喜气洋洋,比过年还高兴(后来足球世界杯出线了不知道有
没有那个场景热闹,当时我和同学到三里屯看球了)。第二天宿舍区的地都没法
走人了,都是玻璃碴子,很厚。后来学校为了这个还发通知说不要这么干。精工
实习也挺好玩,车钳铣刨磨铸工锻造一大通,早班晚班三班倒,没事儿就在宿舍
里面打牌,那段日子很放肆。

大学里面第一个生日挺难忘,生日前几天我妈还给我寄了张卡片,卡片上还是郭
富城的照片,挺好玩的。宿舍里面另一个兄弟和我生日差一天,就一块过了,他
是北京人,借了一个火锅,还弄不少炭,自己点火,手艺不精,鼓捣了半天火也
不旺。还把班级里面的女生请过来一起吃,大家都很拘谨,放不开。一共十个人
买了十斤羊肉,好像最后只吃了四斤左右,剩下的送给隔壁寝室,他们很开心的
又美美的吃一顿。事后收拾屋子也很费劲,刷饭盆很麻烦,调料还打翻到地上了
一群土匪拿我的手巾擦地,也没法要了。

大一的时候少了幻想,对未来没有憧憬,没有计划,像铁路边上的塑料袋,随着
火车的呼啸漫无目的又悠悠荡荡的向前镨着……

又到岁末

12月 31st, 2004 by FFTinBBS

这一年过得很快,去年最后一天写blog的情景还记得很清楚呢
这一年又过得很慢,有许多难熬的日子,真是度日如年,一月、二月、四月、六月、九月、十月、十二月,尤其是十月,真是不堪回首,记得和lp发过一条短信写到:“过了十月我们的一切就都好起来了。”
这一年收获了许多,如短信所言,过了十月,的确事情都好起来了,很多人生重大的事件在十二月份都有了让人满意的结果,不容易的一年。
这一年也失去了很多,两位长辈在年初和岁末离开了人世,我却没有见到他们最后一面…

bye,2004

各种材料送交完毕

12月 28th, 2004 by FFTinBBS

记录之

博士答辩通过啦

12月 25th, 2004 by FFTinBBS

读博士不光是研究的问题,更严重是对心的折磨,太难忍受了,很多时候都想放弃了,但最终还是咬牙坚持过来了,现在的结果也算是对当初的回报吧。

以此来纪念!

update:由于水木坏了硬盘,blog恢复起来把日期搞错了,这篇文字是发表于 2004 年 12 月 21 日下午 2:00 左右

四年

11月 10th, 2004 by FFTinBBS

四年前的今天凌晨,发神经的跑到博库(www.bookoo.com.cn)建立沙龙

四年前的今天中午,我幸好有的那个“你”在我的沙龙里写下了第一条留言

四年后,博库已经倒闭许久

四年后,你已经是我的爱人

四年后的今天,你出差在外地

四年后的今天,我在思念你…

[节选]我和老婆的故事–初识


登录 | 访问数25880 | 水木BLOG | 水木社区 | 关于我们 | Blog论坛 | 法律声明 | 隐私权保护 | 京ICP证050249号
水木社区Blog系统是基于KBS系统WordPress MU架构的